星火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转命

文章来源:未知 |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8-09-01 11:30 | 作文2800字发送本文到微信

黑影

夜晚我正聚精会神地打着一款游戏,手机响了起来。我瞥了一眼手机屏幕,见是张文打来的电话。

我皱了皱眉头。其实张文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们的友情已经快被他消磨殆尽了。

从两个月前开始,张文就开始不停地向我借钱。做为朋友,刚开始我没有丝毫犹豫就把钱借给了他。但是几次之后我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儿了:他不仅不告诉我借钱的原因,还从不还我,甚至在我要钱的时候玩消失。

要知道我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因为生活费都借给了张文,我有一段时间只能以馒头果腹。

我对张文彻底失望了,不仅因为他屡次管我借钱不还,更因为他欺骗我。

想到这里,我觉得这个电话更不能接了。由于这一分心,游戏已经挂掉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站起身,手机又固执地晌了起来。当我眼角余光再次瞥到屏幕上时,愣住了——打来电话的不是张文,而是夏月月。

夏月月是我的女朋友,准确地说是前女友。我们已经分手两个月了,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

我一把就抓过了手机。

电话里传出我熟悉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要说什么,就听到夏月月哽咽着说:“快、快来学校的湖边凉亭,张文死了。”

我双腿一软差点儿坐在地上。如果不是夏月月此刻惊慌失措的声音,我几乎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

张文明明刚刚还给我打过电话,怎么就死了?不管我对张文有多不满,他都是我的朋友。我抓起外套冲了出去。

这个房子是我在几个月前租下的,我满怀欣喜地和夏月月搬了进来。可是没过多久,夏月月就和我提出了分手。这里离学校有五分钟的路程,当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学校湖边的凉亭时,就看到哭成了泪人的夏月月。

我的心顿时难过起来,紧接着就看到了夏月月脚边张文的尸体。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颤抖着伸出手碰了碰张文的手臂。他的手臂很凉,而且我发现原本很胖的张文竟然变得异常消瘦。月光下,他的脸惨白无比。同样惨白的还有他没合上的眼睛,那双绝望的眼睛里都是眼白,像死鱼一样。

哪怕他现在的样子这么恐怖,我都没有感到多少恐惧,只是发自内心地感到伤心和悲哀。可是就在我悲伤的时候,突然看到两个黑影先后从张文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那两个黑影就钻进地里去了。

尸体

半晌,我抬起头,问夏月月:“你、你刚才看到了吗?”

夏月月一脸恐慌,没有说话,但她的表情告诉了我答案。

我平缓了一下呼吸,问她:“你和张文怎么会同时出现在这里,他是怎么死的?”

夏月月一脸悲哀地说:“张文给我打电话借钱,我没有借给他,他就把我约到了这里。然后我看到他一脸焦急地给你打电话,最后倒在了地上。”

“什么,张文也管你借过钱?”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张文不停地管我借钱,又从来都不还。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儿上,我一开始并没有拒绝。但我现在是真的没钱了,我已经把我的生活费都借给他了。”

听了夏月月的话,我心中五昧杂陈。那句“看在他是你朋友的份儿上”让我听出她对我仍有旧情。但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张文借这么多钱干什么?我所了解的张文花销并不是很大啊!“而且,张文并不是只管我借钱,据说大部分他认识的同学他都借了一个遍。现在传闻已经很难听了,都说张文是惹上了什么麻烦……”

夏月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明白她的意思:现在张文死在她的面前,她已经无法撇清干系了。

我觉得这件事十分怪异,张文的死也非常蹊跷。刚才从张文体内钻出来的两个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是它们害死张文的?

“现在说这些没用,张文欠下的钱我会想办法帮他还,但我不能让他这么不明不白地死。”顿了顿,我接着说,“我想把他的尸体带回出租屋,你能帮我吗?”

夏月月半天都没有动静,我疑惑地抬起头,就看见她眼中满是恐惧。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夏月月,一时不禁怔住了。

我起身向她走去,谁知她竞惊恐地向后退去:“你、你别过来!”

“我……”不等我说完,夏月月就跑了。从她的背影中,我能感受到她正被强烈的恐惧所包围。

我朝身后看了看,身后什么也没有。再看看张文倒在一边的尸体,我还是走了过去,把他扛了起来。好在是夜晚,没有什么人,而张文也已经变得骨瘦如柴。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我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

我把张文的尸体放到我的床上,就坐在床边冥思苦想起来。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张文的手机。

我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张文,这是最后一次了。你知道的,你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我也只能帮你这一次了。这一万块钱我放到你的床上,你晚上回寝室收起来吧。”

我怔住了:什么最后一次,张文到底都干了什么?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关键的人。我想知道张文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从这个人身上入手。

“你是谁?”我迫不及待地问道,声音因为着急而变得有些沙哑。

“你、你不是……”电话那头的男生明显有些惊慌失措,接着挂断了电话。

我知道他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你不是张文。

换魂

当我将电话打回去的时候,那个号码已经关机了。

我再一次陷入了困境。突然,我想到了一个细节:那个男生把我当成张文的时候说了一句话:钱我放在你的床上了,你晚上回寝室的时候收起来吧。从这句话中很容易得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张文的室友。即使不是,我现在到张文的寝室,也能打听到谁去过他们的寝室。

想到这里,我推开门疯狂地跑了出去。

到达张文的寝室时,我已经险些虚脱。我扶住他寝室的门框向里面看去,见一个男生正在收拾东西。那个男生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愣,这更验证了我的猜测。

我急忙问道:“刚才是你给张文打的电话?”

男生犹豫着看了看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最后一次,张文到底怎么了?”

男生的表情逐渐惊恐起来,半晌才嗫嚅着说:“我、我也不知道。你别来问我,去问张文吧。”

我苦笑了一下,说:“张文?张文已经死了!”我想我此时的表情一定很狰狞,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我吼出来的。

那个男生听完我的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了,怎么会?还应该有一次机会才对啊!”

听到这里,我更确信这个男生是知情的。我冲了进去,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文的身体明明很好,怎么会死?”

男生的呼吸急促起来,举手向我示意,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松开了手。他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半晌才抬起一张涨红的脸说:“大概两个月前,张文突然变得闷闷不乐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起床上厕所,发现张文床上有亮光。我悄悄地掀起他挡在床边的帘子向里面看去,发现张文正在摆弄着手机,看到我张文明显有些惊慌失措。从那时开始,张文就日渐消瘦下来,并且不断地管我借钱。我已经把一个学期的生活费都借给了他,但他好像还是不够,甚至变本加厉地管别人借了起来。我终于忍不住了,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文犹豫了半天才告诉我,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高人,那个高人向他收取了高昂的费用……”

“他有没有说他找那位高人干什么?”我打断他,迫不及待地问。

“我当时也是这样问的,张文说他遇到了一点儿麻烦要进行换魂,而魂魄就是从那个高人那里得来的。这种魂魄是有价格的,并且非常昂贵,所以他才要一次又一次地借钱。我当然不信了,可是随着他身体日渐消瘦,并且借钱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就不由得不信了。”

听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个疑问:“可是你刚才说什么c最后一次,不然就会有危险‘,说明你事先就是知道的。你为什么不阻止张文?”

“我并不知道具体情况。”男生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你应该知道张文有记日记的习惯吧?一天晚上,他写完日记就睡觉了。由于我对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放心,就偷偷地看了他的日记。上面写着:还有最后一次了。如果还不行,我就真的危险了,但如果我成功……我刚读完那一页想要翻篇,就听到一阵响声,抬起头发现张文已经坐了起来,正死死地盯着我。我不好意思地放下日记,就上床睡觉了。这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忘,今晚我回寝室好久都不见张文回来,就想到了这件事情,所以打电话的时候才口无遮拦地说了那些话。”

从男生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没有骗我。我转过头,见张文的桌子上果然放着一个白色的日记本。我向男生道谢后,拿起日记本,转身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发送本文到微信
上一篇:捉鬼奇遇 下一篇:无敌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