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非死不可

非死不可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7-07-24 11:08 | 作文2900字

你,非死不可。

【叮铃--叮铃--】

门铃声在晚上听起来更显的清脆,洪涛循声望向房门,然后他无精打采的走过去,把门打开。

【咔嚓】

“晴!真是你吗?!”

门外站着的正是洪涛的妻子晴,晴没有回答,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晴,晴!你怎么了?这么多天你到哪去了?”

晴,好象没有听见洪涛说话,她的双眼注视着自己的正前方,看也不看洪涛一眼,就径直的走进了屋里。洪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晴。

晴,还是穿着两周前的那件衬衫和那条长裙,只是,她的手里多了一个深黄色的信封,那信封里仿佛装着非常重要的东西,被晴紧紧的握在手里。两周以前的那个早晨,晴跟往常一样,吻别洪涛去上班,可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消息。整整两周的时间,洪涛用了各种办法寻找晴,但晴都杳无音讯。

但是就在洪涛彻底绝望的这个晚上,晴,居然自己回家了。

“晴~~”洪涛语气里焦急带着担忧:“这些天你去哪了?你,你怎么过的?你说话呀?”

但是晴,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墙,对洪涛的问话毫无反应。

“晴,你别这样,有什么事说出来,你是不是遇到坏人了?”

晴,仍然一动不动,默不作声。

“嗨……算了吧,回来就好,你饿了吧?我去做饭……”

“我认识你!”

“你终于开口了……”

“你是洪涛,你是我丈夫……”

“对啊,我是洪涛,我是你丈夫,你知道我这些天来多担心……”

“非死不可!!”晴,突然站起来,他的目光瞬间闪向洪涛!那只握着信封的手猛的直指过来!洪涛,被惊得坐在地板上。

晴,已经睡着了。洪涛给晴掖好了被子,洪涛怜爱的看着睡梦中的妻子,诶!真不知道这些天她都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晴,翻了个身。

洪涛看见在晴的枕头底下那个信封的一角漏了出来,洪涛悄悄地伸手过去拽出了那个信封,那信封的一侧已经被晴握的褶皱了,但是信封的口并没有封上,那里面只有一张小卡片。

洪涛抽出那张小卡片,他看见那上面写着两个字:杨谦。杨树的杨,谦虚的谦,看上去像一个人的名字,后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洪涛记住了这个电话,然后他把卡片放进了信封,并小心翼翼的把信封放回枕头下面……

“别动我的信封!!”晴猛然坐了起来,她用僵直的手臂掐住了洪涛的脖子!

“别动我的信封,别动我的信封,别动我的信封!”

“晴,晴!我没动,没关系的,你睡觉吧,我没动,没事儿,睡觉吧……”

晴,总算闭上了眼睛。洪涛来到洗手间他拧开水龙头洗脸,同时他在心里想,应该按照那个号码打一个电话,也许会找到妻子失踪的答案。

而就在这个时候,晴的双脚已经挪到了卧室的外面,当洪涛拧上水龙头的时候,晴就无声的站在洪涛的身后,洪涛擦了把脸……

“非死不可!!!”

洪涛转过身,他看见晴挺直的伫立在自己的身后!她的脸或许是因为激动而涨的通红。

“你洗过脸了?”

“晴,你干什么?!你吓死我了……”

“洗过脸就去化妆吧。”

“化妆?我一个大男人化什么妆?”

“不化妆怎么上路啊?”

“上什么路啊?”

“死人上路之前都的化妆啊。”【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晴,你说什么呢?”

“化了妆才能上路啊!”

“你肯定受到刺激了!”

“死人都得化妆……”

“你快去睡觉吧。”

“死人都得化妆……”

洪涛把晴扶回到床上。

“听着……”

“恩?”

“动我的信封你会后悔的。”

已经快到午夜了,洪涛坐在客厅里发呆。他刚才拨通了那个电话,杨谦果然是一个人,但是他死了,就在今天下午那个杨谦意外身亡。洪涛很沮丧,因为,唯一的线索也断掉了。

第二天早晨洪涛打电话给他的表哥,表哥是洪涛事业上最得力的伙伴。这两周以来洪涛公司的事务一直都是由他打理。洪涛告诉表哥晴已经回家了,但是自己还得留在家里照顾她。当晴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洪涛看见晴的气色比昨天好了许多。

吃过午饭,洪涛坐在晴的身边。

“晴,你认识杨谦这个人嘛?”

“不。”晴摇了摇头。

“那你昨天晚上,干嘛死死的握着他的名字和电话呢?”晴诧异的看着洪涛,那表情,仿佛是根本就不知道洪涛再说什么。

“你忘了?就在你那个信封里。”洪涛指了指晴的枕头下面。

晴掀开枕头,从那里拿出了那个深黄色的信封,然后她把手伸进信封,抽出了那个小卡片,她看了一眼,就把那个卡片转向洪涛。

“你看。”

“啊——!!!”洪涛愣了,拿卡片上的字变了!

那上面根本就没有杨谦这两个字!出现在洪涛面前的是两个陌生的名字,在这两个名字的后面各有一个电话号码,洪涛伸手去拿这张卡片……

“别动!!动了你会后悔的!别动我的信封,告诉你,别动我的信封,动了你会后悔的……”晴叨咕着,把那卡片放在信封里面,再把信封用手死死的攥住。

“晴,你这是干什么呀?!……”

“非死不可!!!”晴中邪似的说出这四个字,然后她平躺下来,双眼眨也不眨的瞪着天棚,手里紧握着那个信封。

夜色,像怡稳的老人轻抚着这座城市,而城市里的一切都回应出无限的敬意。

这已经是晴回到家的第三天晚上了,昨天晚上洪涛试图趁着晴睡熟的时候拿到那个诡异的信封,可是,根本办不到。今天整整一个白天,洪涛在这座城市里盲目的游走。他对妻子的行为百思不解。但是他也不想把妻子的表现告诉任何人,包括最亲密的表哥。他觉得那样做,对病态的妻子不公平。疲倦爬满了洪涛的全身,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就在洪涛睡的正香的时候,他似梦似真的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洪涛睁开眼睛,那声音是真实的。他把头望向声音的来源,是晴。晴背对着沙发坐在地板上,正在低着头摆弄着什么东西。

“晴,你干什么呐?”

晴,缓慢的转过了头:“我今天给你买了样东西,你准喜欢。”

“真的!晴,你,你没事啦?”洪涛走下床。

“真好看,来,穿上试试!”

“啊!!”那是一件死人的衣服!

“来,穿上试试,真好看,来吧……”

洪涛后退着。

“来吧,穿上,快过来,快穿上,快来,穿上,快点穿吧……”

“你干嘛,别这样!你疯啦?!你走开!走开!走……走出去!别进来!出去!”

【咔嚓】

洪涛把晴推出了卧室,并且锁上了卧室的门。

诶?洪涛突然想起了那个信封,他飞奔过去掀开枕头,从信封里拿出了那张卡片。对!还是那两个名字,上面的是何丹,下面的叫周继良,洪涛迅速的记下了那两个名字后面的电话,然后把信封放了回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晴已经恢复了安静,她披着那件死人的衣服,着魔似的退到床边躺了下去。

………

【当当当……当当当……】

“表哥,表哥,快!开门!表哥,我是洪涛,快开门……”

“来了来了,洪涛,大半夜的,你干嘛呀?”表哥把洪涛让进屋里。

“表哥……有一件事儿,我不得不告诉你了。晴回家了,但是这几天来,他就像……受了刺激一样,举止非常怪异,那当然这都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她带回来一个信封,那信封里装着一张卡片,那是一张预知死亡的卡片!”

表哥惊呆了:“预知死亡的卡片?”

“对,预知死亡的卡片。前天,那卡片上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和电话,我按照号码拨过去,才知道那个人出意外死了。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可是昨天那卡片上,出现了两个新的名字和相应的电话。第一个叫何丹,额第二个叫周继良,我刚才按着号码拨过去,都是他们亲人接的电话,他们都已经死了。那个叫何丹的是昨天晚上死的,而周继良是今天下午死的。可是,可是我是在昨天中午他们死之前,就在那个卡片上看到他们名字的!你说,那不是一张预知死亡的卡片吗?”

表哥,被吓呆了!屋子里惨白的灯光洒在表哥厚厚的嘴唇上,他的嘴唇微微的抖动着。

好半天,表哥才缓过神儿来:“洪涛,你别怕,怎么可能有那么邪的事情呢?这样,你现在就回家,说什么也要再拿到那张卡片。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是新的一天了,如果那卡片上的名字除了杨谦,何丹和周继良,再有什么新的名字,你马上打电话告诉我,我会立刻赶过去!”

“好,表哥,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知道,任何事只要有你……”

洪涛突然停住了。杨谦?刚才他说出了杨谦??!而自己绝对没有提到杨谦这个名字!洪涛记得自己在这里只说出了何丹和周继良的名字,肯定没有告诉面前的表哥第一个死者叫杨谦!!

几个小时以后,表哥家亮着朦胧的吊灯,表哥和晴各端着一杯红酒对桌而坐。

“放心吧,非常顺利,都按我们的计划进行的。”

“恩,说说看。”

“他从你这儿,一回去就打开了我放在桌子上的那个信封。那里面,是我们准备的最后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我名字的后面写着三天前的日期。这个时候,我化好了妆从后面上去抱住了他,我念叨着,洪涛,非死不可。他挣扎了几下,当他转过脸,看到我的样子的时候,就倒下去了。我试探了一下,他已经没有鼻息了,就这样。”

“好!晴,从现在开始,洪涛的公司是我们的了。来,庆祝一下!”

【嘡~~】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喂,谁呀?喂?……”

“我……是……洪……涛……非死不可!!!”

【咣镫---】

“你非死不可!!非死不可……非死不可……”

好了,这就是我要为你讲述的非死不可的故事!

你非死不可!

非死不可,你非死不可!

哈哈哈!非死不可啊!

哈哈哈!你非死不可!!

……

推荐阅读:
上一篇:死亡预告 下一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