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作文,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大褂传奇

文章来源:笑了8文章网 |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9-01-05 14:25 | 作文2400字发送本文到微信

留下件大褂

民国时期,闵楼村有个叫闵宪山的汉子,很会过日子。这天,他带着儿子庆安到地里种豆子,种着种着,豆种不够了,闵宪山就对儿子说:“庆安,你到你舅舅家去借一袋豆种,快去快回,等着种呢!”

庆安刚满18岁,和舅舅家的表姐云儿订着娃娃亲,听父亲这么一说,连忙回家洗了把脸,换上父亲给自己新做的一件大褂,牵上毛驴,便往新桥村舅舅家赶去。

到了舅舅家,偏巧舅舅和舅母去走亲戚,只剩表姐云儿一人在家。云儿一看庆安来了,脸一下就红了,说:“表弟来了,屋里坐吧。”庆安也红着脸,说了借豆种的事,云儿便让他拿着袋子进里屋装豆种。

两人来到里间,庆安撑着布袋口,云儿用瓢从大缸里舀着豆子装进布袋里。她舀一瓢,就往庆安身边挨挨,庆安就往后退一点,云儿舀一瓢,挨挨,庆安就退退,这三退两退的,庆安竟退到了床跟前,云儿把瓢一扔,双手抱住了庆安……

两人都年轻,又是未婚夫妻,就把洞房花烛夜的事提前做了……

穿衣起来,两人都不像先前那样害羞了。庆安恋恋不舍地说:“表姐,地里还等着种豆子,我得回了。”

云儿泪眼汪汪,说:“你人走了,总得留下点什么吧?”

“留什么?”

云儿看了庆安一眼,说:“把你的大褂留下吧。”

庆安说:“我这大褂是爹卖了三升谷子刚做的,要是见我没了大褂,问我,我怎说?”

云儿说:“我让你破了身子,要是你以后有了外心,不承认,我咋办?”

庆安听云儿说的在理,就把大褂留了下来。

庆安把豆子送到地里,和爹一起种好。回到家,闵宪山没看见儿子的新大褂,就问:“你的大褂呢?”

庆安不敢说是云儿留下了,就说:“我忘在学堂里了。”

闵宪山再问,庆安还是这么说,又问了几次,庆安就说不出话了。一件大褂是三升谷子换来的,闵宪山是一个子掰两半过日子的人,心里疼得慌,就怒气冲冲地对儿子说:“你要是明天还不把大褂给我找回来,看老子不揍死你!”

回了个儿子

庆安犯愁了,大褂在云儿那里,现在去要她肯定不会给。没有大褂,这顿揍肯定躲不过,爹打起人来手特狠,能把人打个半死。与其挨揍,还不如先逃走,过一年半载再回来,那时爹的气肯定早消了。于是,他拿了娘的私房钱,包上几件棉衣,跑到村东头的铁路边,扒上北去的火车,一口气到了抚顺。

庆安身上没带几个钱,没几天就花光了,于是就当衣服,两三个月后衣裳也当光了,只好沿街要饭。眼看年关近了,他身无分文,连回家的念头也不敢有。到了腊月二十八晚上,庆安缩在一家粮店的屋檐底下,冻得睡不着觉,就听粮店里面的人打算盘,小伙计念,掌柜的打,那两个人不知算了多少遍,总是算不对,就重新又算一遍,还没核呢,庆安忍不住了,说:“又错了!”

掌柜的听到了,就请庆安进来帮着算,一会儿工夫,庆安就把掌柜的一年的账给算清了。掌柜的说:“你别要饭了,在我这里干吧,我按月给你工钱。”

从此,庆安在这家店里当起了小掌柜,日子慢慢过得滋润起来,就不急着回家了。他想,如果不混出个样子回家,肯定会被人看不起。

于是,他把挣的钱攒起来,再交给掌柜的,入了股,成了股东。

一晃十八年过去了,庆安不光在粮店里有股份,在抚顺城里另外又有了几个店铺生意。庆安在抚顺举目无亲,又一门心思想着出人头地,所以虽是三十大几,却一直单身。现在发达了,他想:我虽然数次让人往家里捎过信,也不知捎到没有,爹娘不知现在啥模样了。不行,我得回家!

庆安转了粮店的股份,变卖了其他店铺,坐着火车往家赶。

火车到了站,庆安下了车,又租了辆大马车,拉着他这十八年挣下的财产,赶往闵楼村。

马车走了一个多时辰,到了闵楼村。这天正逢闵楼村大集,庆安把马车停了,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茶馆里喝茶,毕竟过了十八年,茶馆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认出他。这时,一队娶亲的吹吹打打从茶馆前经过,庆安就问茶馆掌柜谁家在娶媳妇,掌柜的说:“娶亲的是一个没爹的孩子。”

庆安纳闷了:“没爹能有孩子?”

掌柜的呵呵一笑,讲了个故事。

原来,庆安离家出走后,家里人到处找,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天,闵宪山遇上云儿父亲来赶集,两个亲家一见面,没等闵宪山开口,云儿父亲就说:“姐夫,云儿和庆安都18岁了,该给他们把事办了。你看,定哪个日子好?”

闵宪山一听,心里那个烦啊,就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外甥到现在没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完,转头就走。

这样一来,两家慢慢就疏远了。

没想到云儿跟庆安有了那一回后,竟然怀上了,肚子慢慢大起来,云儿娘看出来了,忙问闺女咋回事,云儿说:“你甭急。冤有头,债有主,到时候我自会去找孩子的爹!”

过了10个月,云儿在家里生下个男孩,孩子一生下,她就用庆安留下的大褂把孩子一包,连夜到了闵宪山家。

闵宪山早就关门睡了,云儿先喊姑,没人理,后来就砸着门喊:“娘,娘,你儿媳妇回来了,快开门!”

庆安娘听到大门外有人在喊娘,忙去开了门,一看是娘家侄女,怀里抱着个婴儿,连忙让到屋里,问是怎么回事。云儿把包孩子的大褂递给庆安娘,说:“你们不是找大褂吗?我今天就是来给你们送大褂的!”庆安娘一看,什么都明白了。闵宪山听到动静也起来了,忙问怎么回事,庆安娘没好气地说:“怎么回事?你儿子的大褂回来了!”

自从云儿抱着孩子回来,虽说儿子不在,可有了孙子,庆安娘心里宽敞了很多。闵宪山心里还记恨着云儿父亲,故意不给云儿家送信。这天他在集上又遇上了云儿爹,就故意说:“他舅,庆安回来了,快把孩子们的婚事给办了吧!”

云儿爹这些时候正偷偷打听云儿下落,一听这话,气得扭头就走。从此,两家连在年节上也断了来往。

一晃就是十八年,庆安和云儿的儿子已成人,今天是娶亲的日子。

父子拜天地

庆安听完故事,托付掌柜的帮着看住马车,抬脚就往家里走。

这时新媳妇刚进门,云儿正忙着,庆安一眼就认出了云儿,走到云儿跟前,故意拿肩膀一顶,把云儿顶得一下踩到个泥洼里,云儿一看,顶自己的是个外地人,有点面善,但不认识,生气地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把我弄了一鞋的泥!”

庆安瞅瞅云儿,不冷不热地说:“脏只鞋怕什么,又不值个大褂!”

云儿一听,这人话里有话呀!大褂的事,他咋会知道?她又看看,越看越眼熟,但心里拿不准,就进了屋,对庆安娘说:“娘,外面来了个人,站在槐树下,话说得很蹊跷,你去看看,莫不是庆安?”庆安娘看了眼,又揉着眼看了,接着又让云儿把她的老花镜拿来,看了半天,还是不敢认,就走到庆安跟前,说:“庆儿,娘老了,眼花了,究竟是不是你,你言一声。”

庆安本来还想再戏弄一下云儿,一看娘出来了,娘的头发全白了,忍不住眼泪“刷”地一下就开了闸,“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说:“娘,我就是你的庆儿,你的庆儿回来了!”亲戚朋友一听庆安回来了,也不看新媳妇了,“轰”地一下就过来把庆安围上了,闵宪山见儿子回来了,高兴得胡子撅撅的,对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庆安娘和云儿说:“别哭了,都别哭了,今天咱家是双喜临门。对了,庆儿,你和云儿两口子还没拜天地呢,凑着明堂上的香烛在,你们先拜堂,然后再让你儿子他们小两口拜!”

推荐阅读:
发送本文到微信
上一篇:剃头总动员 下一篇:西域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