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 故事大全 > 爱情故事 > 哥哥请在天堂等我

哥哥请在天堂等我

编辑:下午茶 | 时间:2016-12-01 11:55 | 作文11600字发送本文到微信

喜是天公添美意,郎骑竹马频频来。月上柳梢亲童趣,红线绑定今世情。

一、

“哥哥……这里有一个……”艾灵晃着手电筒,夹着嗓子对躬着腰围着一棵大树仔细盘查的左浩小心翼翼地喊道。

“在哪呢?”左浩几个箭步就蹿了过来,手电筒微散的光与艾灵的手电合成一道光束。

“这不,在这呢……”艾灵掩饰不住兴奋,把手笼在嘴边显得更为谨慎。

“笨蛋!”左浩一把拿下了毛绒绒的知了猴,放到艾灵手中的塑料袋中:“不是告诉过你嘛,它是没有听觉。”

“嘻嘻……”艾灵撒娇的笑着,手中的电光调皮的晃到左浩的脸上:“哥哥,别动!”她伸出小手啪的一下拍在左浩的脸上:“哥哥,你看,你把这蚊子喂的多肥。”手电的光照在艾灵的手心上,鲜红的血渍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点缀其间。

“蚊子越来越多了……”左浩满不在乎地摸了摸被艾灵打过的面庞说道。

“哥哥,这河沿上的知了猴是不是都进了我的肚子?”艾灵嘿嘿地笑着,同时摘下头上那顶用艾蒿编织的草帽,踮起脚扣到了左浩头上:“哥哥,草帽你带吧,免得蚊子又咬你。”

“切!”左浩把草帽又扣回艾灵头上,不屑一顾的说:“这么难闻的艾蒿味,我宁恳让蚊子多咬几口。”

“我也不想闻这味了,薰得人难受……”艾灵不高兴的噘起嘴。

“艾灵,还想跟我出来不?想跟我出来就得戴着,你要是被蚊子咬了,艾老师肯定不会再让你出来!”左浩软硬兼施。

左浩比艾灵大两岁,两家是前后院的邻居,关系相处的一直很好。左浩的父母在建材市场开了一家建材店,艾灵的父母是小学老师。左浩是个出了名的捣蛋鬼,任性叛逆不服管教,忙于生意的父母苦无良策,只好把他交给艾灵的爸爸教导。

艾灵的爸爸是个很严厉、很尽责的老师,左浩上三年级时他就做了左浩的班主任。左浩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艾灵的爸爸。

“要我戴也成……”艾灵笑眯眯的看着左浩:“上中学的时候你要用自行车驼着我上学!”

“我今年就上中学了,你还得再晚一年,只要你好好戴着别让蚊子咬了,等你上中学时我可以天天驼着你。艾灵,给我打火机……”左浩一边说一边把已经准备好的干柴拿到了河沿的背风处:“快点拿过来,回去晚了你爸爸又要训我。”

暗红色的火苗映红了两张稚气的脸,左浩熟练的用木棍挑着火,把一个个烧好的知了猴拨出了火堆。

“来,快吃……”左浩一边用嘴吹着气,一边不停地倒换着被烫疼的手麻利的拨去了知了猴上的草木灰。

“哥哥,吃了这个真能强身健体?”艾灵晃着手电,看着左浩那张浸着汗渍和乌渍的脸,认真的问。

“我爷爷说这是大补,小时候他每年都会给我吃很多,用油煎着吃比烧着吃还香,你看我的体骼多棒。如果你爸妈不嫌这个脏,我们也不用每年到河沿上偷偷摸摸的烧着吃。”

“嗯……”艾灵吃着左浩递到嘴边的知了猴情不自禁的点头说道:“哥哥,你也吃一个?”

“你吃吧,爸爸说我的体格长大了都可以当飞行员!”

艾灵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很少让她外出,从小到大的玩伴只有左浩。左浩是那条街上的孩子王,每天放学后大多数的时间都在街上疯玩,天黑了才顶着汗粒回家。艾灵乖巧听话,加之父母管束严格,她的乐趣就是每天傍晚趴在后窗口上等左浩归来,给自己讲一些有趣的事情。在她幼小的心目中,左浩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自从艾灵的爸爸当了左浩的班主任,左浩就失去了在街上玩的自由。每天下午放学,他都得规规矩矩的跟着艾灵的爸爸和艾灵一起回家学习。艾灵虽然比左浩小两岁,但她提前一年上学,仅比左浩小一级,左浩学习平平艾灵却是班里的尖子。当左浩为一些不会做的习题急得抓耳挠腮时,艾灵就会拿起他的教本帮着他一起找答案,左浩的学习成绩上去了,艾灵的成绩更上了一个台阶。艾灵的爸爸虽然严厉,却是个张驰有度的人,他同意两个孩子在完成作业后保证不影响学习的前题下可以适当的出去玩玩。活跃在街上的左浩依旧是孩子王,只不过他又多了一重身份,一重责任,他不仅要做艾灵的哥哥,还要做她的护花使者。

“哥哥,我和爸爸说好了要跳一级直接考中学。”艾灵笑眯眯的看着左浩那张被火光映得通红的脸自豪的说道。

艾灵那双爱笑的眼睛就像夜空中的那弯新月,左浩喜欢艾灵的眼睛,虽然他还不懂情为何物,但在他的心目中艾灵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女孩。

“你就是跳一级也会比我考的好。”左浩把最后一个烧好的知了猴塞到艾灵嘴中,又用土埋上了还未燃烬的火,命令似的对艾灵说:“转过身去,我要下河洗澡了。”说着他把脱下的衣服一古脑的塞到艾灵怀里又不放心的嘱咐了一遍:“不准偷看!”

尽管每次下河左浩都是这么一番说词,但每次上岸艾灵总是颠颠的把衣服送到浑身打颤的左浩面前,久而久之,左浩的话就像是例行公事,每回下河前都要重复一遍。二、

左浩和艾灵同时考上了中学,巧得是两人又分在一个班级一个小组,只不过身高体健的左浩坐在后排,娇小灵珑的艾灵坐前排。左浩是体育班长,能歌善舞的艾灵是文艺委员。每天上下学左浩都用自行车驼着艾灵,然后两人又在艾灵爸爸严格的管束下认真学习,左浩进步很快,中考时和艾灵双双名列前茅。

“艾灵,明天你也要跟你爸妈去参加婚礼吗?”

“你要干什么?”艾灵在自行车后侧倾着身体笑眯眯地看着左浩的一侧脸颊问道:“要去建材市场吗?”

“不,我要去河沿上逮蚂蚱!现在的蚂蚱正是有籽的时候,烧着吃比知了猴还香!”“我跟你去!”

“你不是要去参加婚礼吗?”

“我装肚子疼,说好了我跟你去,不准不带我!”

“我敢吗?”左浩兴奋的说着,躬起身子把自行车踩的飞跑。

秋后的蚂蚱又肥又大,在河沿后坡的草稞地里,左浩左扑右抢大汗淋漓。

“哥哥,够多的了……”艾灵手里拎着两串用毛草杆串起来的蚂蚱,看着一脸大汗的左浩眼睛又弯成了新月。

“发现了一只大的……捉到了……”左浩纵身一扑,手里捏起了一只特别肥大的蚂蚱,黄草叶贴在了他流着汗水的脸上,青草枝沾满了他的衣服鞋袜。

艾灵津津有味的吃着,左浩忙不迭的用木棍拨着柴草仔细的烧烤着。正午的阳光照在两张流着汗水,充满朝气而又天真无邪的脸上。

“哥哥,你一只都没吃啊……”

“我以前吃过,快点吃,还得回家学习呢,如果让你爸逮到就惨了……”

“我不会对爸爸说的……”艾灵嘿嘿地笑着,把一只烤好的蚂蚱冷不丁的塞到左浩嘴里。

艾灵的爸妈有洁僻,她不准体质不佳的艾灵沾染任何不洁净的食物。但是在艾灵的眼里,左浩认为能吃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她崇拜左浩,无拘无束地享受着左浩的照顾,左浩不仅是她心目中的英雄,更是值得她信赖的哥哥。

“哥哥,我肚子疼……”

归家途中,艾灵突然捂着肚子,惨白的小脸不带一丝血色。

“肚子疼?”左浩慌了。“嗯……刚才还轻点,现在……”艾灵一张嘴,吃到嘴中的蚂蚱合着黑色的粘液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艾灵……”左浩的脸吓成了土灰色,他急忙伸出手不停拍打着艾灵的脊背。

“哥哥……肚子……肚子疼……”艾灵抽搐着勾起了腰,粉色的唇渐渐敷上了紫青色。

“我给你揉揉……”

左浩手忙脚乱的又去揉艾灵的肚子,眼看着冷汗淋淋,被疼痛折磨的不能开言的艾灵,左浩第一次在艾灵的面前失去了男子汉的尊严:“艾灵,哥哥背你去医院,艾灵你可别吓唬我……艾灵,趴到我背上,哥哥背你去医院……”

艾灵强忍着断肠的疼痛,对泪流满面的左浩艰难地笑了笑,那双浸着泪的双眸如同掩映在清水河中的黑宝石。艾灵因为误食了有毒的蚂蚱在急救室里急救,两家的大人在急救室外焦燥的走来走去,谁也不忍心再去责备哭得肝肠寸断的左浩。艾灵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第一个想见的就是左浩。看到两个孩子浮现在脸上的那抹天真的笑容,两家的大人各自怀揣着各自的心事。

三、

“好孩子,乖乖听话,再有一个多月你们就能见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了,我想你们的爸爸……乖乖的听话,爸爸离妈妈太远,他再也不能背着妈妈跑上两公里去到医院……妈妈很孤单也很虚弱,只有你们健康平安的来到这个世上,妈妈才能安心的去见爸爸……”艾灵放下手中的笔,心嘘气短的半躺在床上,轻轻的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虚肿的脸上泛着苦楚而又自毫的笑:“宝宝,妈妈记录下和爸爸的点点滴滴,这是妈妈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事,当你们长大了的时候,你们会知道在另一个世上还有爱你们的爸爸和妈妈……宝贝,我的宝贝……”眼前又出现了左浩那张英俊的面庞,两行清泪凄然滚落:“哥哥,等着我,宝宝出生之时就是我去见你的日子,你要来背着我,我很累,哥哥……你听,宝宝的心跳……”艾灵把一个小巧的胎儿心音计放在隆起的腹部,咚、咚、咚,快速的心跳声让她喜笑开颜:“哥哥,听到了吧?强而有力的心跳,这两个孩子都遗传了你的优点,哥哥,等见了孩子你一定会为我的选择而高兴……”

经历了这次有惊无险的意外,两家大人的交往更深了,艾灵的爸爸对两人的学习看管的更严,脸上的笑容也更有亲和力。左浩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左浩的父母把左浩完全托给了艾灵家,就连左浩的一日三餐几乎也吃在了艾家。

艾灵渐渐的出落成一个文静而美丽的姑娘,除了身体瘦弱学习优异的她几乎没有缺点。左浩也成了一个更加结实更加英俊的大小伙子,他和艾灵两小无猜,他一直在用哥哥般的胸襟,恋人般的情怀默默的守护着艾灵。【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临近高考,艾灵和左浩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在备战高考的紧张气氛中,他们一直在互相勉励,发誓考上同一所大学。

艾灵毫无预兆的晕倒在课堂上,她脸色惨白,原本红润的唇也失去了光泽变成青紫色。在任课老师的惶恐中和同学们的骚乱中艾灵被背出教室送去了医院。谁也没发现被眼前的一切吓去了魂魄的左浩,等到他恢复意识追出教室时,艾灵已被校车送去了中心医院。

左浩只记挂着在中心医院的艾灵,他甚至忘了还有出租车这样的代步工具,乱了心智的他狂跑十公里跑到了中心医院,满身大汗体力透支的他在见到艾灵父母的一刹那虚脱的倒在走廊里。

艾灵是先天性心脏病,经过手术命是保住了,但由于此病发现较晚,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医生的建议是:不可剧烈运动,可以和常人一样生活,但是婚后不宜生育,否则有生命之忧。艾灵的病,瞒了别人瞒不过天天过来看望艾灵的左浩父母,看着他们失望的眼神,艾灵父母悲苦的心田更添惆怅。

因为手术,艾灵错过了高考,左浩在高考头一天莫名的发病也错过了考试。左浩的父母痛心疾首,为了不让左浩再和艾灵纠缠在一起,他们在另一个新建的城区开了一家分店,让左浩全权管理。

虽然父母没有直接说不准左浩再见艾灵,但是左浩的心里比谁都清楚,从艾灵生病的那天起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所以才会装病不参加考试。

左浩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从他记事起,印象最深的就是艾灵和她的父母。艾灵的父亲虽然严厉但不失亲切,艾灵的母亲温柔娴惠对自己更是疼爱有加,就是没有爱慕艾灵的这层关系,在左浩心里艾灵父母的地位也要比整天忙于生意而疏于管教他的父母重上一倍。艾灵生病后,父母就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举家搬到建材市场附近的小区,父母的变化和对艾灵的态度,让左浩从心底里瞧不起他们,但又不能有所表示。他在心里暗暗憋了一股气,尽心尽力的打点店中的生意,他要有所作为,他要赚足够的钱,他要送艾灵去最好的医院看最好的医生。

艾灵在家休养了一年,一直没断过放弃高考的念头,这一年中只有左浩的到来才能让她放下手中的课本。艾灵又考了高分,为了不让父母为自己的身体操心,也为了放弃高考的左浩,她以绝对的优势填报了本市的一家师范院校。

头脑活络的左浩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一年多的时间,他不仅增加了的店里的经营项目,又在周围开了两家连锁店,在艾灵即将开学之际还分期付款为自己添了一部半豪华的轿车。经济上他已经完全独立,但生活中的父母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愈加关心他的一切。左浩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自己的父母,他变得越来越寡言,表面上看似不针对父母,实际上就是在和父母抗恒。

艾灵开学了,左浩亲自开车送她。看着艾灵兴高采烈的上了左浩的车,艾灵父母的心里有说不出的伤感。左浩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尤其是艾灵生病后左浩对艾灵的那份关怀与体贴,纵容和溺爱更让他们心酸。从内心深处夫妻俩想把左浩当成未来的女婿来看待,但艾灵的病和左浩父母的态度让他们不敢有这样的奢望。左浩是独生子,他们不能自私的不顾左浩父母的感受。但看到艾灵每天望眼欲穿的等候左浩的神情,他们又不忍伤了可怜的艾灵。

四、

艾灵迟缓的动了动有些沉重的身体,费力的拿起了床头的吸氧器,她感觉身子有些吃力,呼吸也越来越短促。但是一想到左浩和肚子里的孩子她就感觉无比的甜蜜,只要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无事,她可以忍受任何苦痛,挑战生命的底线。

艾灵上大学后,左浩雷打不动每到周末都要接艾灵回家,中间还得驱车一个多小时给艾灵送营养品,大学一年,艾灵胖了不少,出落的也更水灵。

左浩的父母在多次的明说暗示中眼睁睁的看着左浩与艾灵越走越近,内心焦虑不安。他们知道强迫性的要左浩离开艾灵只能适得其反。

左浩的妈妈突然病了在医院里打点滴,临近傍晚要左浩去医院接她。左浩赶到医院时陪在妈妈身边的还有一个体态丰盈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子。

“这是隔壁店里你杨阿姨的外甥玉婷。”左浩妈妈故意做出一副病恹恹的的样子似是漫不经心的介绍说:“今天店里特别忙,你爸爸又去厂家进货,多亏玉婷送妈妈来医院……哦,玉婷,这是我儿子左浩。”

“是吗?谢谢你。”出于礼貌,左浩客气的连忙道谢。

“不客气……”玉婷刹那间满脸绯红,但是那双掩饰不住激动的眼睛却****辣的投向了左浩。

玉婷成了左浩家的常客,虽然妈妈嘴上不说,但左浩比谁都清楚,妈妈已经在心里把玉婷当成了自己的儿媳。玉婷人如其名,算得上是个出色的女子,对于她,左浩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更没有想见艾灵的那份冲动和那份亲切。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一大早妈妈就叮嘱左浩晚上尽早回家。左浩明白母亲的心思,他虽然看不惯母亲的这种做法,却不想在这样的日子里惹她伤心。当左浩提着蛋糕走进家门时,果然如他所想,家里唯一的客人就是身穿华美的连衣裙,每次来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玉婷。父母看上去很开心,玉婷也显得比较兴奋,左浩虽然笑脸陪着,但脑海中想像的却是艾灵那张清新的不带粉饰的面庞。

玉婷喝的不多,却有些不胜酒力,含羞带醉的眼神不时瞟向左浩。左浩本来还有些酒量,被玉婷这么一看就感觉浑身燥热,极不舒服。他匆匆地吃了几口饭推脱要去外面办点事,抬脚就想往外走。

“等等……”左浩妈妈的脸上明显带着不悦:“等玉婷吃完饭,先把玉婷送回家你再办事不也不迟。”

“玉婷,你不再玩会了?”左浩看了看刚刚挂上夜幕的天说道。

“不了,我跟你走吧……”玉婷欣喜的起身,迈着碎步紧紧地跟在了左浩身后。

左浩家住四楼,二楼的感应灯坏了有些日子,左浩只顾着往下走,没想到急步随在身侧的玉婷一个趔趄,轻飘飘的倒在了他的身上。“没事吧?”出于本能,左浩连忙伸手扶住了玉婷。

“没……”玉婷的手紧紧地攀住左浩的肩头,不支的身子绵软的贴在了左浩宽阔的胸膛上。

左浩有些心猿意马,玉婷富有弹性的双乳隔着单薄的衣服结结实实的贴在自己的胸前,还有在浓郁的化装品中带着少许酒气迫向自己的那张脸。

“左浩……”玉婷突然嘤嘤的哭了。

左浩愣了愣,一时间乱了方寸。

“左浩,我喜欢你!”玉婷一往情深,缠绵在左浩的怀里哭的娇娇切切。

玉婷的大胆的表白让左浩心乱如麻,缠绵的哭泣又让他手无足措。他想起了艾灵,想起了那双笑眯眯的如新月般的眼睛。在左浩的记忆里,艾灵不曾哭过,即使是在病痛的折磨中,左浩也没有见过她的眼泪。此刻的左浩特别渴望见到艾灵,并那么迫切的想把她拥抱入怀。

“玉婷……”左浩有些费力的扶正玉婷的身子:“那个……我真的还有事情,得赶紧走,不然会误事的。”

“左浩……”玉婷失魂落魄的跟着快速步下楼梯的左浩,眼里的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左浩下得楼来,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看着泪流满面的玉婷,心里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歉意:“玉婷,我今晚的确有事,改天请你饭!”说着,他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一百元钱递到司机手中:“师傅,麻烦你把这姑娘送到新城小区。”

左浩上了自己的车就忙不迭的拿起手机拨通了艾灵的电话,在他心里爱笑的艾灵比哭得风情万种的玉婷还要令他疼惜。

“哥哥!”电话里,艾灵欢快的声音让左浩心旌飘摇。

“艾灵,一个小时后在学校门口等我!”

其实,左浩去艾灵的学校恰好经过玉婷家的小区,之所以不让玉婷上自己的车就是不想再给她任何表白的机会。从记事起艾灵就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身心,虽然彼此没有道破,但他和艾灵的那份默契、那份纯真的情感早已根深蒂固的扎根在各自的心灵深处。

艾灵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浅色的七分短裤,顺直的长发松散的披在肩头,远远的看到左浩的车变换着灯光驶到眼前,她开心地跳上了车。

“哥哥,明天就是周末了,怎么现在想到来看我?咦?”艾灵调皮的吸了吸鼻子:“哥哥,你喝酒了,还拉过漂亮的大姑娘吧。”“胡说,这车除了拉你这个小姑娘就不认什么大姑娘。”

一见到艾灵左浩就感觉特别的舒畅,想亲近她的念头从小就有,而且从懂得媳妇两个字的那刻起,他就在心底认定艾灵是自己的媳妇,只是在做媳妇的前提下还有一层妹妹的关系,因而左浩只是在心里有亲近艾灵的想法,现实中却始终以妹妹之礼对待艾灵。“骗谁呢?”艾灵笑嘻嘻的把脸凑到左浩面前:“哥哥,很浓的化装品味啊。”

左浩脸上一阵发烫,眼前又出现了玉婷扑在自己胸前哭泣的那种感觉。

“那个……艾灵,陪哥哥出去转一圈吧……”那种想把艾灵拥抱入怀的冲动刺激着左浩,因为怕吓到艾灵,他连忙驾车驶上了公路。

“哥哥,是不是做了亏心事?”艾灵依旧笑嘻嘻的盯着左浩,同时伸出手放到左浩的前胸上:“哥,果然是做了亏心事,若不然心脏不会跳得这么快?”

艾灵虽然噘起了嘴巴,但她眼底那抹顽皮的笑深深的诱惑着左浩的心。在艾灵面前左浩一直是很有分寸的,犹其是艾灵生病后,左浩更加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隐忍的遏制着想亲近艾灵的那份冲动,只是此刻他有些驾驭不了自己的冲动。

“艾灵……”左浩把车驶到了一处宽阔地带呼吸越来越急促。

“哥哥?你不舒服吗?”艾灵伸手抚摸着左浩那张发烫的脸紧张的问。

“艾灵!”左浩再也不能自抑的把艾灵拥抱满怀,那种甜蜜,那种惬意,那种心与心的碰撞,那种实实在在的身体上的阵颤,让他陶醉让他痴迷。

“哥哥……”艾灵淘气的伏在左浩的怀抱里,那只手绕过他的颈项的手调皮的捻着他厚实的耳垂。

“艾灵……”左浩有些不能自控,艾灵从小就喜欢捻他的耳垂捏他的鼻子,他只当她淘气调皮,自己也乐的享受。但是今天,艾灵的这个举动对他充满面诱惑,想吻她的冲动更加清晰的凸现心头:“艾灵……我……”也许是把艾灵当妹妹太久的缘故,在左浩心里艾灵仍然是个不谙男女之事的小丫头。所有的冲动也会在这种意念中停滞不前。

“哥哥,我是你的!”艾灵突然含羞带笑的凝视着左浩,眉眼间柔情万种。

“……艾灵!”

怀里的艾灵娇俏可人,楚楚含情。左浩突然间难以自持,的确,艾灵是他的!就像自己也将是艾灵的一样。

“哥哥,我在电脑上查过,像我这种病的人恢复好了是可以生小孩的!我知道我恢复的很好,所以我要嫁给哥哥!”

左浩热泪盈眶,他知道不能生小孩是艾灵心中的病与痛,也是她不敢面对自己父母的最大障碍,只是艾灵不知道,从医生说她不能生小孩的那刻起,左浩就舍弃了想当父亲的愿望。

“哥哥,我要生小孩,要给你生……”艾灵倔犟的扬起脸,直到左浩的唇带着涩涩的泪一并吻向她的唇……

五、

“哥哥,我说过我会生小孩的!”艾灵只觉得口舌发干,呼吸急促。她又把胎儿听音计放在肚皮上,直到咚、咚、咚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出,才稍稍的松了口气。艾灵对着吸氧器深吸了一口气,又笨重地挪了挪有些不支的身体自言自语的继续嘻笑着说道:“哥哥,医生都说我很勇敢,前些日子我去医院,医生说为了我的安全可以把小孩子抱出来了,但是我不想,孩子太小才七个多月,而且又是双胞胎,我怕她们出来不适应,嘻嘻……”一行清泪从艾灵眼角滑落:“哥哥,孩子出生的时候你可别忘了来接我,我想你了……哥哥,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想你……嘻嘻……我要你背着我!要你背着我去天堂……”

左浩从来就是个有主意的人,自从与艾灵有了肌肤之亲,他就在艾灵的学校附近租下了这栋房子,并开始为他们的将来做打算。为了不影响艾灵的学业,为了不让艾灵的父母为艾灵担心,更为了不让自己的父母做出伤害艾灵的举动,左浩和艾灵把他们同居的事瞒的天衣无缝。

左浩变了,变得爱说爱笑世故圆滑,并开始学着讨父母的欢心,不会再为了一些小的分岐故意和父母做对。

玉婷依然是他们家里的常客,自从那晚借着酒力有所表白后,她更加看好左浩的为人,只要左浩不讨厌她,不对她说出绝情的话,她认为自己会慢慢地征服左浩的心。艾灵就要大学毕业了,前些日子她还张罗着投简历找工作,但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偃旗息鼓,闭口不提。因为担心艾灵的身体,左浩从来就没有想让她出去工作的想法,但他会尊重艾灵的选择,不想给她的思想增添任何压力。

左浩去了外省的建材厂,想做那个厂在本地区的总经销商,本来预计一个星期的行程因为谈得顺利提前两天返了回来。为了给艾灵一个惊喜,他没有给艾灵打招呼就直接进了家门。

艾灵不在,小小的一居室收拾的干净利落。连日的行程让左浩有些疲惫,他冲了个澡,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嗅着枕边带着艾灵发香的气息,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正值春天,西下的阳光和煦的散照在挂着纱质窗帘的玻璃上,给这个整洁的房间带来惬意与温馨。左浩伸手往下拖了拖枕头,不经意间手指触到了枕头底下一本厚厚的书。艾灵从来没有往枕头底下塞书的习惯,左浩有些好奇,顺手抽出来一看,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一本育儿大全!想到艾灵前些日子的举动,他越来越感到后怕。

门外传来开启房门的声音,艾灵回来了!左浩连忙把书放回枕下,微闭双目佯装睡着的样子。

“哥……哥!”艾灵兴奋的拉长音调,看着左浩在眼皮下不停打转的眼珠子撒娇的道:“回家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瞎转悠……”说着她调皮的摊开左浩的胳膊,把头枕在他的胳膊上一边调整着躺下的身子一边嗔怪的说:“哼,还装睡,我才懒得理你呢!”

“不理我?不理我想理谁呀?你这个小丫头难不成还能反了?”左浩一翻身把艾灵圈在了身子底下,用自己的鼻尖顶着她的鼻尖嘻戏道:“老实交待,想我吗?”

“嘿嘿,不想……”艾灵嘿嘿笑着,一手勾着左浩的脖子,一手捻着他的耳垂道:“就是怪想这个大耳垂……”

“不想我?不想我就是有事瞒着我!你知道吗?我刚到南方就遇到一个算命的,他突然拉着我的手说,小伙子,你此次来办的业务顺风顺水,不过你爱人有件大事瞒了你,此事关系重大,你们可要慎之又慎啊……”左浩说的刹有介事,艾灵听的毛骨悚然。

“哥哥,你信吗?”

“当然不信了,但是我在那边办的事情的确顺风顺水,又不由得我不信……艾灵?”左浩突然促狭的咬着艾灵的鼻尖嗡声嗡气的说:“坦白交待,到底有没有事瞒着我啊?”“……哥哥,我……”艾灵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她突然伤感的推开了左浩的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那个算命的算的还真准,艾灵,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哥哥?”左浩突然一脸严肃的盯着艾灵。

“我?哥……我……”艾灵张了张嘴,还是有些犹豫。

“艾灵,看着我!”左浩双手捧住艾灵的脸,正色说道:“艾灵,不管有什么事,你都不能瞒着我。”

“我……哥,我怀孕了!”

左浩心里一沉,最不想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艾灵,这孩子我们不能要……”说这句话时,左浩像是在亲自操刀割取身上的肉。艾灵突然别过头,刹那间泪流成河。

“艾灵……”割完肉的刀又狠狠地捅到了自己的心上,艾灵的泪水更像撒向他伤口上的盐,他难以承受地勾起了身子。在左浩心里,艾灵不仅是他想用整个生命来呵护着的爱人,更是两小无猜从小就被自己宠惯着的妹妹,爱情与亲情同时担在他的身上,因而他不会做也不会接受任何一种能让艾灵受到伤害的事情。“艾灵,你听我说,我们……我们不要孩子一样很幸福,我只要你,只要你能健康平安我会舍弃一切。”长这么大左浩看到的永远是天真烂漫笑脸迎人的艾灵,因而艾灵的泪水让他心如刀绞无所适从。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艾灵委屈的哭着:“但是我想要哥哥的孩子!我知道我行,我问过大夫了!哥哥,我要这个孩子!就算有了孩子阿姨还是喜欢玉婷我也……”艾灵突然间止住悲声,她看到左浩原本怜惜而痛苦的面庞变得有些阴沉。

“哥哥……”艾灵伸手抚着左浩的脸由悲而喜泪眼朦胧的说:“哥哥,你生气了吗?”左浩心情沉重的躺在床上,疼惜的把艾灵紧紧地搂在怀里,伤感的问:“艾灵,你是怎么知道玉婷这个人的?”

“嘿嘿……心虚了?”艾灵嘿嘿地笑着说:“不会是做过亏心事吧?”

“亏心事?”左浩呵呵的笑着,用手指捏着艾灵那两片微微泛着苍白的唇,买了个关子道:“这世上我只对两个人做过亏心事……”

“唷?是两个人?不光对我呀……”艾灵佯怒的打开了左浩的手说:“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什么跟什么呀!”看着艾灵那张紧绷着的愈加可爱的脸,左浩笑道:“我只对你爸爸妈妈感到亏心,他们那么信任我,我却偷偷的把他们的宝贝女儿据为已有……呵呵,知道吗,每次见到他俩我都会感觉亏欠他们的……”

“还当哥哥呢,你弄明白了,亏欠和亏心是两码事!”

“这样说来,我就没做过亏心事!”左浩若有所思,突然转了个话题问:“艾灵,你是怎么知道玉婷的?”

“我见过玉婷,很漂亮的一个人!”

“你还见过她?”左浩骇然。

“用得着这么紧张吗”艾灵吃吃地笑着,眼睛里波光流动:“我前年就见过!”“什么?前年?”左浩更加吃惊地盯着艾灵,前年他也不过刚刚认识玉婷,“你说前年?你是怎么见到的?”

“阿姨想要玉婷给你当媳妇,所以特地带到我家介绍给爸爸妈妈认识。”

左浩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道母亲会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不过更让他意外的是艾灵,这个人小鬼大的丫头竟然会对他母亲的举动无动于衷。

“你怎么想?你就不怕我真娶了玉婷?”

“你敢!”艾灵调皮的伸出了拳头,泪水也随之潸然而下:“我相信哥哥心里只有我,所以不管阿姨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在心上……”

“艾灵,真的相信哥哥吗?”

“信!”艾灵郑重的点了点头。

“信哥哥就听哥哥的,这孩子我们不能要!”

“不!”艾灵突然间有些情绪失控:“所以我不想告诉你,我不是小孩子,我也是成年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你再这样说,我明天就离开这里,让你永远也找不到我!”看着艾灵那张越发苍白的嘴,左浩心里犹如针扎般难受,艾灵虽然脾气直拗,但不会轻易动怒,她能有如此说法必定早有自己的打算。为了不让艾灵生气,左浩连忙陪着笑脸说:“想让我找不到你啊?门都没有,我是孩子的爹啊,你以为我不想当爹?傻丫头,我做梦都想呢!我只是感觉有些仓促,毕竟我们还没结婚。”

“我没想那么多……”艾灵黯然的垂下眼睑:“我只知道我不能不要这个孩子!”“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你怎么说也该让我知道啊……”

“我就知道你会不同意,所以不想告诉你!”

“还真的不想告诉我?”左浩被艾灵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又笑着说道:“难不成还真想扔下我就跑?”

“嘻嘻……”艾灵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谁让你把财政大权放我这儿的?所以啊别逼我,逼急了我真会走的。”

左浩知道已经说服不了艾灵,他不得不认真的来看待这件事。

“孩子……有几个月了?”

“快三个月了……”看到左浩一脸严隶,艾灵有些紧张。

“艾灵,我们结婚吧!”

“啊……”艾灵吃惊的盯着左浩:“阿姨不会同意的!哥哥,还是等生下孩子再说吧……”

“我不想你受委屈,孩子我们要生,婚我们也要结,艾灵,相信我,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哥哥……”艾灵还是有些犹豫:“我怀孕的事谁也不要说,尤其是我的父母,我不想给他们带来负担,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所以我才会瞒着所有人。”

左浩疼惜的抱紧了艾灵,他比谁都清楚,她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左浩没想到一提到要和艾灵结婚,母亲的反应会那么大,看来艾灵的想法是正确的。此时的艾灵受不得半点刺激,为了不让竭斯底里的母亲去学校找艾灵,左浩只有临时妥协。他开始在离医院较近的地方物色房子,他比任何人都紧张艾灵的身体。

左浩低估了母亲,当艾灵的父母乞求左浩不要再见艾灵时,左浩的头都炸了。他没想到母亲会做的那么绝,绝到一点情面都不留。他也干脆的告诉母亲,除非自己死了,不然非艾灵不娶!

六、

胸口痉挛般的疼痛,艾灵小心地深吸一口气,仍然不能缓解这种痛。医生曾说过,像她这种有心脏病史的人如果出现胸口憋闷的疼痛现象,必须终止妊娠。这种现象持续了近一个月,只要不影响到腹内的胎儿,她决不会为此而走进医院。

持续的疼痛使艾灵冷汗淋漓,当她感到腹内也有了痛的迹象时,才真正的感觉到不安与紧张。她强忍着疼痛轻轻的抚摸着隆起的肚皮,直到感受到胎儿的蠕动,才安心的喘了口气。

左浩的妈妈给艾灵打电话,不客气的让艾灵以后不准再见左浩。但她在扣机之前突然又换了一种亲切的口气,说艾灵与左浩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她从心坎里把艾灵当闺女,希望艾灵和左浩不要有逾越兄妹的想法。

艾灵知道左浩又回家说了不该说的话,否则左浩的妈妈不会这么不留情面的给自己打电话。

左浩回来了,虽然笑容依旧,但艾灵已经看出了藏在他笑容背后的那丝隐忧。艾灵不想再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所以没有对他说起刚才的电话。

“艾灵,我看好了一处房子,我们去看看。”艾灵有些犹豫,左浩家里早已为左浩买了新房,左浩自己想买房就证明他和家人已经闹僵。

“哥哥,非得这样吗?”

“艾灵,我的对你负责,更要对你的父母有个交待!”

“我父母对你说过什么?”

艾灵突然间紧张万分,左浩非常敬重自己的父母,如果妈妈也不准他俩见面,左浩将会很痛苦。

“想哪去了?”左浩笑了笑:“我还想对我们的孩子负责呢!”

“哥哥,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会动了!书上说的真准,果然到了四个月就会动了!”说到孩子艾灵顿时喜上眉梢:“又动了,哥,你摸摸看……”

摸着艾灵微微隆起的肚子,左浩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不穿肥大的衣服,艾灵已经掩饰不住身体上的变化。

“我看好一处房子,在医院附近,走吧,看完了我们在外面吃晚饭!”

尽管艾灵有顾虑,左浩却执意要艾灵去看房子,为了不伤左浩的心,艾灵勉强同意。左浩妈妈又来电话了,即使是坐在付驾驶坐上,艾灵也能隐约听到左浩妈妈气极败坏的喊叫。左浩的脸越来越难看,艾灵的心也揪得越来越紧。

“哥哥!车……”随着艾灵惊恐的呼叫,一辆三菱吉普车风驰电掣的到了眼前。随着‘嘭’的一声巨响,艾灵的脑海一片空白。

艾灵以为自己会先去天堂,但是她还留在人间,而身边的左浩已经做好了去天堂的准备。在两车相撞的一刹那,左浩急打方向……

艾灵毫发无伤,而左浩却被挤在一侧变了形的驾驶室内,鲜血从他的嘴角缓缓流出……即使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此刻走在黄泉路上的也应该是艾灵,但是左浩放弃了这种本能的权力,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艾灵。

事故现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悲大痛间,艾灵已不知道什么叫恐惧。看着左浩那张沾满鲜血痛苦的嚅动着的唇和那双依依不舍的眼睛,艾灵恋恋的揩去他嘴角不停外涌着的血并伏在他的耳边深情的说:“哥哥,我知道已经留不住你,请在天堂等着我!等我生下我们的孩子我就去找你!哥哥,我还要告诉你一个密秘,我怀的是双胞胎,医生说双胞会加重心脏的负担,所以我一直瞒着你……哥哥,等我!请在天堂等着我!”

左浩拚进全身的气力突然抓住了艾灵的手,当那双深情的眼睛逐渐暗淡下去,抓着自己的手渐渐变得僵冷时,艾灵软绵绵的倒在了左浩的怀里。

警笛声、120的呜咽声,还有声斯力竭近乎疯狂的号哭声。艾灵只感觉脑子发涨,思维意识就像飘在空中幽灵,她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努力的分辨着这些声音,苦苦回忆着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事……终于她理出了头绪,那号哭着的是左浩的母亲,那一边凄凄地哭着一边呼唤自己名字的是自己的母亲……

“怎么办?这两只手分不开怎么办……”艾灵想起了发生在瞬间的那场事故,还有左浩拚进最后一丝气力努力的抓着自己的那只手。

“不能强来,这是个孕妇,生命体征很弱……氧气包,把氧气包拿来……”

空气在这一刻凝聚起来,没有了左浩母亲的号哭声,唯有现场人员的叹息声和母亲悲悲切切无可奈何的啼哭声。

“别哭了,救人要紧,哪位家属过来劝劝,让他们把手松开,不然孕妇也会有危险……”

“左浩,是妈妈害了你呀……妈妈再也不会管你和艾灵的事了,你松手吧……艾灵还怀着孩子呢……”左浩的母亲悲痛欲绝,追悔莫及。

左浩的手猝然松开,他永远的走了,泪水从艾灵眼角凄然滑落。

左浩去世后艾灵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当她偶然听到母亲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同意打掉肚里的孩子时,她真正的清醒了。为了保全肚子里的孩子,她趁母亲不备逃离医院后就再也没有和母亲有任何联系。

七、

难以遏制的疼痛与憋闷让艾灵难以承受,她感觉自己已经熬到了生命的极限,没有再承受下去的能力,她吃力的拿起电话拨通了120急救中心。

第二个电话拨通后,艾灵有些情绪激动。当电话那头响起母亲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时,她已是哽咽难言,……

第三个电话拨给左浩的母亲,此时的艾灵显得极为平静,依稀恍惚间她感到左浩正在一步一步的向她走来……

耳边人声嘈杂,半昏半醒间艾灵听到母亲的哭泣声。

“家属签字,孕妇需要立刻手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艾灵突然睁开眼睛,异常的清醒,就像左浩临走前伸出的那只有力的手。

“请保住我的孩子!我要……我要去找哥哥……他在天堂……等我……”

恍惚间,艾灵看到妈妈晕倒在地,听到左浩的母亲痛哭失声……

一声婴儿的啼哭,清脆响亮。

“是个健康的男孩!”

左浩来了,微笑着牵起了艾灵的一只手。

又一声啼哭,虽然微弱,却充满对生命的渴望。

“是个女婴!健康的女婴!”

艾灵疲惫的闭上眼睛,幸福的趴在左浩的背上踏上了通往天堂的路。

推荐阅读:
最新作文11600字列表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