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马上参加作文投稿:在线作文投稿
星火作文网 > 高中作文 > 高考作文 > 2016高考零分作文:我的危险弟弟

2016高考零分作文:我的危险弟弟

编辑:下午茶 | 人气: | 时间:2016-10-22 15:03 | 作文5600字

期中成绩公布的第二天,郑经脸上带着巴掌印来上课。从进教室门一路被围观到座位上,同学们或同情或嘲讽地问候他:“哟,不正经,吊车尾被打了?”

“我这是被家暴!”郑经往桌上一摊,用跟名字孑然相反的不正经表情念叨,“那个天杀的老娘们,又不是我亲妈,凭什么管我?!”

“又是你那个后妈?管完你吃饭穿衣打飞机,现在开始管你的成绩啦?”有知道内情的男生凑过来搭话。

“可不是!我家那个糟老头子竟然就眼睁睁看着我挨打,屁都不敢放一个,艹!”郑经说着说着上了真火,狠狠踹了桌子一下。

这一踹动静不小,附近的同学都被惊动了。大家纷纷抬头讨论起来,有的说:“你那后妈不错啊,上次给你送书我看见一眼,颜靓条顺,丰乳肥臀的,你老爸艳福不浅啊~”有的则说:“管你说明重视你,这次数学那么简单你还考55分,打你一巴掌算轻的。”还有的说:“这样不行啊,那老娘们把你们父子俩吃得死死,以后你们家可就是她掌家了。”最后有一个说:“哎,你那个便宜弟弟这次考得怎么样?”

众人顿时一默,脑海中同时浮现了郑经的便宜弟弟——林梓荣的那张白皙精致、总是带笑的脸。

林梓荣是郑经后妈的儿子。郑经的后妈是一位女强人,她的第一任丈夫是本地某企业的高管,婚姻生活优越,婚后不久就生下儿子林梓荣。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丈夫意外死亡,中年丧夫的女人考虑再三,通过相亲,带着儿子嫁给了郑经的爸爸。

郑经的爸爸是个基层小公务员,为人本分、没有什么脾气,他的妻子在生下儿子郑经后因为产后抑郁症自杀过世,他便独自把儿子拉扯大,可惜教育得并不成功,儿子郑经诨号“不正经”,是地区一霸,中考含含混混过了,进了本地一所水平蛮低的公立高中。郑经爸爸思索再三,认为有必要让郑经在正式成年前体验一下家庭的温暖——儿子需要一个妈妈,就这样,把林梓荣的妈妈、郑经的后妈迎进家门,林梓荣也为了上学方便,从原本所在的精英高中转到了郑经的学校、还机缘巧合地转进了郑经的班、成了郑经的同桌。

这位弟弟兼同桌的画风,跟便宜哥哥是孑然不同的。林梓荣总是把校服穿得很整齐,袖口的纽扣乖巧地系好。他的发型是有点傻气的短寸,可称上他的圆脸,看起来就变得格外可爱起来。有人跟他说话时,他总是先向对方微笑再回答问题,从来不说脏话,从来不大喊大叫,把女生们迷得五迷三道。不仅如此,他还努力刻苦地学习,物理课上他举手回答问题,竟然招的50来岁的老师抽着鼻子抹眼泪:“我在这个学校教了12年,终于等到有学生主动回答问题了!”

林梓荣是不同的,他像是整个人都会发光,把这个学校里的所有人都反衬得格外肮脏、龌龊又愚蠢。很多人都看他不顺眼,大家都暗搓搓地等着郑经好好教训一下这位单蠢的“小少爷”,谁知郑经一点动作都没有,虽然时常抱怨他的那个后妈“多管闲事”,却对自己的这个弟弟非常维护。

对于林梓荣,郑经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他始终记得一家四口第一次见面吃饭,两个成年人相谈甚欢,他只是憋气地拼命扒饭,突然碗里多了一块排骨。他扭头,看到未来的弟弟正拿着公共筷子对他眨眼:“你刚才看了好几眼……是不是想吃这个?”

“不用你多管闲事!”郑经恶声恶气地说。

林梓荣却并没有害怕或者生气,他歪着头小声说:“你不高兴?你也不希望爸爸再婚吗?”

“你也不愿意?”

“嗯,本来是不愿意的。”林梓荣笑得眼睛弯成两个小月亮,“但是见到你我又觉得……有个你这样的哥哥挺好的,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啦!”

“咚咚!”郑经只觉得心脏突然开始乱跳,他从小野到大,跟别人的交流方式都是谩骂和拳头,从来没见过这种款式的小男生,虽然恶狠狠地骂了句:“……你娘娘腔啊?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要自己打回去,哪有找人保护自己的!?”可心里却忍不住狂吼:“他娘的真的太可爱了!!!男孩子怎么能这么招人稀罕!?”

“啊……”林梓荣被骂了一脸,耳朵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脸颊,他眼圈有点发红,嗫嚅了一句:“对不起,我只是……见到你很、很高兴……”

“娘的受不了了!”郑经被萌得抓心挠肝,脸也红了起来,装模作样地伸手拍拍林梓荣的肩膀,呲牙一笑:“哎,算了,罩着你也不是不行,谁让咱们俩以后是兄弟了呢?”

从那天起,郑经就把林梓荣当成了自己人,是自己还不强壮的羽翼下必须要庇护住的珍宝。对于林梓荣的一切,他都有兴趣、都了解,比如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

“我弟啊?他数学考了100分呢。”听到有人问起林梓荣的成绩,郑经仰脸得意洋洋地说,结果招来众人吐槽:“卧槽,又不是你考出来的,你得意个屁啊!”“又不是你亲弟弟,你要不要这么上心!?”

众人正闹着,林梓荣笑呵呵地走进了教室。郑经一眼看到了他,立刻招手:“学霸,快过来!”

林梓荣立刻吧嗒吧嗒跑过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面包:“哥,妈打你那下是不是很疼?你没吃午饭就跑出来了啊……喏,肉松面包。”

“还是你知道疼人。”郑经没正经地挂在林梓荣身上,拆开面包往嘴里塞。

“林梓荣,你这次数学又满分?牛逼啊!”后排的同学探头搭话,“怎么着,你家有没有给你什么奖励?”

“什么奖励啊,他妈还把他当小孩子呢,抱着他的脸就啃了一口。”林梓荣还没吱声,郑经就已经抢答了。他在林梓荣脸上找了半天,看准一个位置,伸脖子“叭”得亲了一口,摊手:“喏,就像这样!”

“yoooo!”周围的同学看不下去纷纷起哄:“又来了,又开始!”“郑经,你他妈又亲林梓荣!”“你是不是恋弟啊我说!?爷爷的,眼睛要瞎了!”“郑经你放开那个林梓荣让我来!”

林梓荣脸红得像番茄,被郑经紧紧揽在怀里,垂着眼帘,抿嘴笑,不吭声。

也许是两个儿子的巨大成绩差刺激了妈妈,期中考试之后,郑经的后妈、林梓荣的亲妈就拿出了教育亲生儿子的势头来管理继子。每天放学她都会来校门口接两个儿子一起回家学习,从晚上8点到11点,不停做作业和习题。

郑经怎么可能乖乖听话?每天下午都爬墙逃学去网吧玩游戏。不成想这位后妈是真有毅力,她走访了学校附近的所有网吧、台球厅,留下自己的电话,并且放话:“郑经来你这上网你就给我打电话,举报成功一次我付你200块!”一时间,郑经成了网吧和台球厅前台眼里的小肥羊,一看他走近,大家的眼睛都闪着精光。

由于后妈每次来抓人都带着老师,导致其他逃学上网的学生也落入“法网”……郑经很快成为了“危险人物”,谁都不愿跟他一起逃学,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妈就会蹦出来,后面带着一串教导主任班主任,然后就是办公室谈心、写检查和请家长。

没人跟郑经玩,郑经一个人在街上游荡也没意思,只好乖乖呆在学校里。幸好学校里还有萌萌哒弟弟抚慰心灵。林梓荣虽然是个学霸,却显然不介意哥哥是个学渣。他总是借同桌之便给上课看漫画的郑经望风,还能容忍郑经在自习课上枕着他的胳膊呼呼大睡。

郑经在学习里呆得时间长了,就有人觉得他老实了、变成了没牙的老虎。某天,他在一天内连续三次被同一伙小混混挑衅,终于没忍住跟别人动了手。这场打架引来了老师,老师把双方的家长都请了来。

郑经和小混混们一起,站在教导处里听训。教导主任说的还是各打五十大板的老一套,什么“无论怎么样动手就是不对……”郑经听得直翻白眼,却听她那个后妈突然开口:“动手的确不对,可先挑衅的那个责任肯定更大一些,他们要跟我儿子道歉。”

这句话把场面给镇住了。对面一位家长又好气又好笑,讥讽满满地说了一句:“凭什么要我们道歉?你儿子那是欠打!”

后妈言辞犀利地反驳:“他再欠打,再欠教育,都不劳你们费心。他再混蛋,再不争气,也是我的儿子——除非他为非作歹触犯法律,否则谁也没资格动他一根汗毛!你们必须给我儿子道歉!”

“给我儿子道歉!”郑经只觉得这句话从耳朵一直钻到心里,激起一种前所未有的酸涩和幸福……他从小就是个坏孩子,每次闯了祸,他爸爸都会压着他的头给别人道歉,甚至曾经在别人面前打他的脸,他从来没有被别人保护过,他一直以为,拳头和脏话才是硬道理……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中年女人并不算高挑的身影,可以给人如此大的安全感……

一番口角官司之后,几个小混混终于还是因为挑衅郑经道了歉,郑经也承认自己不该动手、跟对方赔了不是。两伙人离开教导处,郑经跟在后妈背后走了一会,突然叫了对方一声:“妈!”

这是他第一次叫妈,他之前总喊对方“阿姨”。

后妈有点惊讶地回过头来,眼圈一下就红了,扑过来紧紧把郑经抱住,使劲儿揉了揉郑经的头发。

郑经乖乖被她抱着,心中暗想:“好温暖啊……果然只有这么温暖的好女人,才能教育出林梓荣那样讨人喜欢的孩子吧……”他这样想着,一抬头,看到林梓荣正站在前方拐角处。

林梓荣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吃惊、也有点困惑,他微微歪着头,眉头微蹙,直到对上郑经的目光,才缓缓扬起嘴角,弯起眉眼,露出一个温暖得像天使一样的笑容。

打架事件之后,郑经乖了很多。他上课开始听讲,晚上认真写作业。看郑经那么争气,后妈也变得更有干劲起来。她托人弄了一套巩固初中知识的复习题,每天给郑经补课。为了不影响林梓荣的学习,他们两人把林梓荣留在房间里,自己则在餐厅补习功课。

数学单元考之前,后妈使劲儿抱了抱郑经:“儿子,加油!”她让郑经再看看错题,自己跑去林梓荣的房间,很快跑了回来,笑嘻嘻地说:“梓荣也在做题,我就没进去打扰他,你今天也不要打扰他了。”

“嗯,好。”

体贴的两人不知道,此刻房间里的林梓荣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地盯着刚才被轻轻推开的房门。他的眼眸黝黑深邃,似乎有什么阴郁的东西藏在长长的睫毛下面。转了转手里的笔,林梓荣用鼻子哼出一声轻笑,轻轻提了提嘴角。

数学单元考来了又走,成绩很快被发了下来。

“妈!”郑经抓着卷子冲进厨房,亮开,“61!及格了!”

“儿子你真棒!”后妈非常开心,拉着郑经又蹦又跳,捧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

“嘿嘿……”郑经被亲的有点不好意思,又忍不住得意:“我真是太厉害了!看来我想学也是能学好的嘛~”

“那是,我一早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弟弟当时见了你第一面就说,妈妈,我喜欢这个哥哥!你弟弟从小就是人精,眼光一项是最准的!对了,你弟弟呢?”

“梓荣在后面,我叫他过来。”郑经的心情依然雀跃,快步跑到门口,把刚换好鞋的林梓荣拉到厨房,“梓荣,给妈看看你的卷子!”

林梓荣脸色发白,嘴唇紧紧抿着,他犹豫了一下,才书包里拿出卷子,交到妈妈手里,卷子的左上角,是个红艳艳的98。

妈妈的眉头一下子皱紧,声音发紧:“怎么丢了两分?”

“腾答题卡的时候涂错了一个选择……唔!”林梓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妈妈抽了一耳光。

妈妈看起来像只发怒的老虎:“你怎么能这么粗心?你考试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单元考比期中考还退步,你不觉得羞耻吗!?”

“你这是干什么?!”郑经被妈妈突如其来的暴怒震惊了,眼看着林梓荣被打的侧脸红肿、眼泛泪光,心疼得把弟弟搂进怀里,比后妈还要大声,“98分你就打人,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后妈的胸脯上下起伏,拼命压抑着怒气:“林梓荣,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该打!?”

林梓荣惊慌不安地缩在郑经怀里,两只胳膊紧紧揽着哥哥的腰,一边抖一边哭着说:“妈妈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妈妈对不起……”

“别哭别哭,跟哥走,别哭了!”郑经狠狠瞪了后妈一眼,前一段时间的和谐好像瞬间烟消云散,揽着林梓荣就往外走。

后妈站在厨房,表情变了几变,看着手里那张98分的试卷,难过地叹了口气,疲惫得捏了捏太阳穴。

那边,郑经带着林梓荣出了家门,在院子里找了个石凳坐下。

林梓荣哭得无比委屈,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学生,一边打哭嗝一边问:“我……嗝,我学习退步了,妈妈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哪有当妈的因为这个就不要孩子啊!”郑经好笑又心疼,“别哭了,丑死了。”

“我,嗝,我从来没挨过打……这是第一次……哥哥进步了,嗝,我却退步了……难怪妈妈生气……”

“哎……”郑经用手给林梓荣抹眼泪,“你妈也是,对你要求也太严格了点。不是我说,她的控制欲太强,争强好胜的……不过你别胡思乱想,你妈不会因为这个就不喜欢你,你跟我不一样,我基础差当然进步快,你平时都考100的,没得进步只有退步啊!”

林梓荣的哭渐渐止住了,他也不是真幼稚,就是乍一下被打有点懵了。现在自己揉揉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嗯……道理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想让妈妈失望……她的想法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

郑经揉揉林梓荣的头发,半蹲着把他抱住:“傻小子。你放心,你妈最爱的就是你!再说了,就算你妈不爱你了,你还有哥呢,哥疼你!”

“嗯~”林梓荣乖乖趴在郑经怀里,抱着他的后背,嘴角扯起一个有点诡异的弧度。

这次风波最后平稳地过去了。后妈安排郑经去上补习班,她把注意力都放到林梓荣身上——98分试卷后,她一直为太关注继子而忽略亲生儿子的事满怀内疚。郑经对此毫无意见,只是怕林梓荣再挨后妈的打,每次出门上课之前都要反复叮嘱弟弟:“妈要是打你你就来找我,听到没?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嗯?”

“嗯!”每当这时,林梓荣都笑眯眯地跟哥哥抱抱,然后在妈妈的陪伴下扎入书山题海……

两年之后,郑经和林梓荣一起走进高考考场,郑经的爸爸和林梓荣的妈妈给他们俩送考,两个大人紧紧抱了小儿子,然后有点疏离、十分客气地对郑经点点头:“加油!”

郑经也无所谓,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他毕竟不是后妈生的,跟亲爸的关系也就那样,在这个家里的位置始终有点尴尬……可他才不在乎呢,反正他有弟弟!于是他紧紧抱了抱林梓荣:“学霸,给哥点运气!”

“哥哥一定能考好的!我们一起加油~”

就这样熬过了高考。

高考结束之后,两个孩子一起在家收拾试卷、教材和复习材料,准备卖一批废品、二手书,给本来就不算大的房子腾腾地方。

林梓荣被妈妈叫下去端水果,郑经继续做在地上整试卷,整着整着看到了林梓荣那张98分的数学试卷。他有几分感慨,拿起来仔细审视,发现里面还夹着答题卡。出于高三生的习惯,他下意识地对照了一下试卷的选项和答题卡……

“嗯?”郑经的眉头皱了起来。试卷上所有的选择题答案都是正确的,卷面十分干净,显然作答者对自己的答案十分自信;答题卡上唯一的错误,正确答案应该是A,林梓荣涂了C,但是在A上面,有明显被涂过的痕迹……看上去就好像,林梓荣明知道A是错误选项,却故意改掉了一样。

郑经对林梓荣的一切,都有兴趣、都了解。开始发奋之后,林梓荣每次的卷子,他都会看、会研究。他知道林梓荣的答题习惯——他从来都是在试卷上修改错误,确认无误之后再涂答题卡,答题卡涂完之后从不改动的。

一个奇怪又可怕的猜测从郑经心中浮起来,让他的后背慢慢冒出冷汗:假如,林梓荣是故意改掉正确答案、丢掉两分、故意不考满分呢?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还因为这两分挨了一巴掌,让我心疼了好久……妈也因为这件事愧疚了很久,对他上心了很多……等等?莫非……

“哥?”【星火作文网 www.easyzw.com】

郑经一个哆嗦,抬起头,就看到林梓荣正端着一盘西瓜,微笑着站在门口。他微微歪头,问:“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郑经的眼睛不自觉乱飘,不敢跟林梓荣对视,他抓紧手里的试卷,手心都在冒汗,“我在整理卷子……”

“我看看,哦,是这一份啊。”林梓荣把西瓜放在桌上,蹲下身看看郑经手里的卷子,轻笑出声:“很有收藏价值,是不是?如果不是因为它,妈妈也许还是会把时间都用在哥身上,哥也一定会发自内心地把妈妈当成亲生母亲吧?”

郑经的喉头耸动,咽了一口唾沫:“你……真的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林梓荣无辜得眨眨眼睛,笑得像个天使,他抱住郑经,撒娇地蹭了蹭彼此的耳朵:“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个家里,我最爱妈妈,而哥哥最爱我了~这样是最完美的,不是吗?”

郑经有点僵硬地被抱住,眼睛盯着那张98的试卷发了会呆,最后抬手,小心翼翼地回抱住林梓荣,像是抱住一件羽翼下的珍宝:“……嗯。”

……

两年前。

林梓荣听说哥哥打架,妈妈陪他去了教导处,于是到教导处接人。

他拐过拐角,正好看到他那个愚蠢的、缺爱的、严重弟控的哥哥轻声叫了一声:“妈。”

这是郑经第一次叫妈,他之前总喊妈妈“阿姨”。

而林梓荣最最喜欢的、把他当成世界中心的妈妈,有点惊讶地回过头,扑过去紧紧把郑经抱住,使劲儿揉了揉郑经的头发。

——他们两个紧紧拥抱在一起,好像血缘至亲,好像毫无隔阂,好像他们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林梓荣停住了脚步。他有点吃惊又有点困惑地看着这一切: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哥哥最喜欢、最重视的家人难道不是我吗?妈妈最疼爱、最重视、唯一的儿子难道不是我吗?

这时,郑经抬头看了过来,林梓荣跟他对视,缓缓地扬起嘴角,弯起眉眼,露出一个温暖明媚的笑容:这可不行哦,就让我来修正你们的错误吧。这个家里,我最爱妈妈,而哥哥最爱我

——只有这样,才是完美。

推荐阅读:
精彩评论